跳到主要內容
:::

短片劇本

第52屆短片劇本社會組金像獎作品—飛.越

文宣心戰處上稿日期:108/05/01

作者:鄭光廷
出處:國軍第52屆文藝金像獎

一、節目劇名:『飛〃越』

二、節目時間: 40-50 分鐘 (單元劇/微電影)

三、劇情大綱:快要滿十八歲的高三生陸憫藝,一直對過世的母親劉志英存有極高的不諒解。畢業在即,

憫藝竟然穿越時空,回到十年前志英出勤之前……憫藝可否阻止母親壯烈犧牲? 她是否也能化解母女之間的心結?

四、人物介紹:

陸憫藝:女,高三生,升上國小二年級之前,母親劉志英出勤罹難。雖然在父親陸明偉的呵護下長大,仍然為此感到遺憾與不解。

蔡衡安:男,高三生,憫藝的同班同學兼好友,對憫藝有極大的好感,同時也有驚人的身世之謎。

陸明偉:男,憫藝之父,對憫藝疼愛無比,卻無法忘懷亡妻,讓憫藝十分困擾。

劉志英:女,憫藝之母,是位認真盡責的救護士,因公殉職,成為家族裡永遠的傷痛。

校護:女,憫藝學校的護士阿姨,在憫藝迷惘時給予人生方向的提點。

連長:女,出任務時剛好遇見憫藝溺水,見義勇為地把憫藝救起,是軍民一家的完美典範。

五、劇本內文:

S1 景:校園內操場

日 人:陸憫藝,環境人物

△陽光正艷,一片晴空萬里。

△憫藝躺在操場跑道旁的長椅上,躲在樹蔭裡。她閉著眼聽著耳機連接手機的古典樂。

△此時由遠而近的旋翼的聲音逼近。

△憫藝察覺到噪音,睜開了眼。

△操場上打球的學生停下手邊的運動,指指點點地仰望飛過校園的海鷗直升機。他們各個表情興奮,時不時交頭 接耳。

△憫藝立起腰桿,坐在長椅上看著海鷗直升機的遠去。

她眉頭一皺,粗魯地扯下耳機。

△此時鐘響,操場上的學生鳥獸散一般地奔回教室。

△陸憫藝起身,有如積鬱已久地呼出一口氣,拖著沉重的步伐離開操場。

S2 景:教室內/(回憶場:停機坪)

日 人:陸憫藝、蔡衡安、何教官、阿聰、男女招募軍官各兩位、環境人物、劉志英(回憶場)、年幼的陸憫藝(回憶場)

△此場戲會插入回憶場。

△身穿空軍軍便服的何教官站在講堂上面帶微笑,他身旁站著兩位同樣笑容滿面的空軍招募軍官。

教官:各位同學,今天教官請我的學弟學妹來向大家介紹一下軍旅生涯,你們有什麼好奇的不要客氣,盡量舉手!

△其中一位調皮的男同學阿聰舉起手來。

教官:(挑眉)唷,阿聰你這麼快就要發問啦?

阿聰:(興奮)教官,你學妹比我們的校花還正耶!(轉頭面向女招募員)漂亮姊姊(音:姊接),交個朋友吧!

△全班同學開始鼓譟、起鬨,發出「喔!!!」的拉長音。

△女招募員面露更加專業的微笑

女招募員:如果這位同學能夠加入國軍,成為我的學弟,一定會有更多時間相處的。

男招募員:那我趕快開始跟大家聊一聊,怎麼樣可以像我們一樣翱翔天際、守護家園、還能在窮山惡水中帶給災

民絕地逢生的希望!

女招募員:剛剛上課鐘響前有沒有聽見直升機的聲音?那就是隸屬空軍四五五聯隊的救援隊要出任務了!

△女招募員一邊說話一邊巡視教室內每位學生,她語畢的瞬間,恰恰好與憫藝四目交接。

△憫藝面對女招募員充滿活力的眼神時,不安地倒抽一口氣,在座位上全身僵硬。

△Ins 回憶場-

△憫藝年幼時回憶場之色調轉為黑白畫面。

△志英的穿著打扮和現實場景的女招募員幾乎一模一樣,志英對著年幼的憫藝投以溫暖的眼神。

△志英身後是停機坪上的一架海鷗直升機。

志英:(苦笑)小憫……

△志英蹲下,雙手包住年幼憫藝的雙手。

△特寫大手握住小手的鏡頭。

志英:難得來參觀媽媽(音:馬麻)的救護隊,還能看到直升機耶,為什麼要生氣呢?

幼年憫藝:(氣得嘟嘴)因為媽媽(音:馬麻)現在才出現,可是妳常常都不回家!

△突然回到現實,畫面轉為彩色。

△憫藝一驚!她左顧右盼,發現四周依舊-同學們和兩位招募員熱烈地互動,傳來「我也有看到那一架海鷗喔!」、「對啊,超帥的!」等等的背景對話。

△憫藝鬆了一口氣,然後把頭趴倒在課桌上大喘特喘。

△坐在憫藝旁邊的衡安皺起眉頭,用手肘頂了頂她。

憫藝:(不耐)幹嘛!?

衡安:(憂心)妳不舒服嗎……

憫藝:不要管我好不好!

△憫藝轉頭不願面向蔡衡安。

△衡安一臉尷尬。

S3 景:校園內長廊/(回憶場:停機坪)

日 人:陸憫藝、蔡衡安、環境人物、劉志英(回憶場)

△此場戲回憶場與現實交錯。

△下課十分鐘,學生在校園內穿梭。

△憫藝在長廊上走著,衡安跟在她身後,兩人間有半步的距離。

衡安:(小心翼翼)小憫,妳今天怎麼了?

憫藝:(若無其事的神情)沒事啊……

衡安:要我陪妳去保健室嗎?

△憫藝翻了個白眼,突然停下腳步;衡安來不及止步,差點撞上她。

△憫藝很堅定地轉向他,倏地伸出一手搭在衡安肩上。

這麼一碰,衡安有點受寵若驚。

憫藝:蔡衡安同學,謝謝你的關心,我只是(頭一偏要編理由)……覺得剛剛上課有點無聊罷了。

△憫藝把手收回。

衡安:是喔,我還以為妳超愛何教官呢……

憫藝:(皺眉)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教官今天請兩個什麼招募員實在是太……

△憫藝不屑地聳聳肩。

衡安:(眼睛一亮)我倒覺得他們講得很棒欸!

憫藝:你怎麼跟阿聰一樣膚淺!人家打美女牌,你就買單?

衡安:才不是咧!我真的很想成為他們的學弟。

憫藝:啊?

衡安:我要加入國軍,可以的話……在海鷗直升機上服務是我的夢想!

△憫藝訝異地看著蔡衡安。

△Ins 回憶場-

△憫藝年幼時回憶場之色調轉為黑白畫面。

△志英身後是停機坪上的一架海鷗直升機。

志英:(苦笑)小憫……

△畫面仍停留在志英慈祥的笑臉上。

△但是衡安的聲音闖入回憶的世界。

衡安:(畫外音)小憫?

△回到現實,畫面轉為彩色。

△憫藝一愣。

△衡安察覺到她的不對勁。衡安:我說錯話了嗎?

△此時鐘響,其他同學都衝回教室,但是衡安與憫藝留在原地動都不動。

憫藝:(故作鎮定)沒有,而且你還說對了另一件事,我真的應該去保健室,躺一下也好……你幫我跟老師請

假,然後不用陪我了,謝謝。

△憫藝轉身離開頭也不回。

△衡安困惑地看憫藝走遠。

衡安:(喃喃自語)是怎樣啊?

S4 景:校內保健室/(回憶場:告別式公祭會場)

日 人:陸憫藝、校護、年幼的陸憫藝(回憶場)、年輕時的陸明偉(回憶場)、年輕母親(回憶場,不破哏)、小男孩(回憶場,不破哏)、環境人物(回憶場)

△此場戲回憶場與現實交錯。

△Ins 回憶場。

△憫藝幼時回憶場之色調為黑白畫面。

△告別式公祭會場內,迴盪著哀戚的樂聲以及啜泣聲。

△身穿軍服的長官與同袍一一列隊致敬。站在最前頭的代表拿著花圈,其他弟兄整齊地深深一鞠躬。

△年幼的憫藝與年輕時的明偉身著喪服,坐在家屬席。

△明偉淚流滿面。這時,有位穿著一身黑的年輕媽媽,就算左手打了石膏,頭上纏了繃帶,她右手還拉著跟年幼 的憫藝差不多大的小男孩前來。

△滿身是傷的年輕媽媽見到明偉馬上就跪了下來,小男孩也有樣學樣照做。

△明偉趕緊起身要扶起痛哭流涕的年輕媽媽,但年輕媽媽並不願意起身。

年輕媽媽: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明偉:(心急)快起來!妳的傷都還沒好!

△小男孩看著母親與明偉拉扯,不知如何是好,他只好轉頭看向年幼的憫藝。

△兩個小朋友四目相交,雙方都沒帶著哀傷的表情。

△年幼的憫藝發現小男孩的左眼角有顆痣,她的視線隨即越過弔唁的親友,盯著牌位以及花海後方母親的遺像。

△志英與其他罹難的隊友放大的照片印在彩色輸出的背板上,五名隊員的下方還打上了巨大的標題:「永遠的救難天使,延續海鷗精神。」

△年幼的憫藝看著相片裡母親穿著空軍飛行衣,帶著巾幗不讓鬚眉的笑容,她的臉蛋下方還打上「劉志英士官長」

等等幾個大字。

△年幼的憫藝一臉嚴肅。

幼年憫藝:我才不會哭呢,因為我最討厭媽媽(音:馬麻)……

誰叫妳再也沒辦法回家了!

△突然回到現實,畫面轉為彩色。

△憫藝驚醒,從保教室的病床上彈坐起來!

△憫藝的額頭上都是冷汗,一臉蒼白。

△圍著病床的簾子唰的一聲被校護拉開了,她憂心地打量著憫藝。

校護:同學還好嗎?

憫藝:還好……

校護:妳剛剛大叫一聲呢,嚇死人了!

憫藝:我都沒印象……護士阿姨對不起……

△校護欠身,坐在床沿。

校護:身體不舒服就好好照顧自己,幹嘛道歉呢?

△校護一看,發現憫藝躺過的床單都被汗水濡濕留下一灘汗漬。校護:(驚)我這邊冷氣馬力十足妳還流這麼多汗!感覺很嚴重唷!

憫藝:我睡前量過體溫不是沒有發燒嗎?

△校護另一手拿起病歷資料表翻閱,看了幾眼便意味深長地微微一笑。

校護:妳之前都沒來過保健室報到,但是現在高三了,問題很容易出在這裡!

△校護握拳輕輕捶了捶自己的心

窩。憫藝:心病?

校護:聰明!你們才十七、八歲,就要被逼著選擇人生的方向,而且選擇還不算多……沒有壓力是不可能的,連 朋友的想法都會造成影響喔!

△憫藝思考了一下。

△Ins S3。

衡安:我要加入國軍,可以的話……在海鷗直升機上服務是我的夢想!

△回到現實。

△憫藝皺眉。

憫藝:(悠悠地說)那該怎麼辦……

校護:所以囉,不能只是光唸書而已,要好好整理過往的經驗和回憶,才會明白自己未來想要的是什麼,也才不 會人云亦云,對吧?

△憫藝充滿感激地看著校護。

憫藝:阿姨,謝謝妳……

△校護拍了拍憫藝的肩

膀。校護:加油喔!

憫藝:(認真地點點頭)嗯!

S5 景:陸憫藝家中

黃昏 人:陸憫藝、陸明偉

△放學回家的憫藝打開門走進玄關,發現客廳燈與餐廳的燈是亮的,冷氣也開了。

憫藝:(高聲)爸,你在家喔!?

△鏡頭轉向廚房的門一開,身上掛著圍裙的明偉探出頭來。他比回憶場的容貌滄桑了一些,髮絲也變白,是個大叔了。

明偉:當然囉,明天是大日子,我下午就請假回來做菜了!

△鏡頭轉向仍然杵在客廳的憫藝。

憫藝:(疑惑)明天?

△鏡頭轉向廚房門口的明偉。

明偉:每年六月三號,我們都要上山看妳媽呀!這次剛好是禮拜六,妳也不用請假。

△明偉語畢又馬上鑽入廚房內。

△鏡頭轉向從客廳走到餐廳的憫藝,她看到一桌子的大餐,瞠目結舌!

憫藝:太誇張了,是滿漢全席嗎?

△鏡頭轉向明偉從廚房走出,手上又端了一道菜放上餐桌。

明偉:錯,都是妳媽愛吃的菜!

△憫藝拉椅子坐下。

△明偉卻與憫藝錯身跑進餐廳側邊其中一間的臥室。

憫藝:每年這樣弄,每年都嚇壞我……爸你不累喔?這比團圓飯還隆重!

△明偉又從臥出來,還拿了一個提袋。

明偉:怎麼會?有什麼比幫我最心愛的老婆下廚還要更浪漫的事呢?而且啊……

△明偉從提袋取出一套白底搭配蘭花花瓣印花的短袖連身裙裝。他一邊欣賞,一邊說話。

明偉:超有質感的對吧?我特別按照妳媽衣櫥裡她最愛的那條長裙,找裁縫訂製相同花色的款式!明天妳一定要穿這套去見妳媽,讓她瞧瞧妳女大十八變,都要考大學了!

憫藝:(無奈)爸,你明明知道牛仔褲才是我的 style啊……

△明偉無視於憫藝的心聲繼續接話。

明偉:有什麼比幫我最心愛的女兒打扮得清新脫俗還要開心呢?

△憫藝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明偉把憫藝的新衣收好。抹了抹額頭上的汗珠,一邊微笑、一邊拿起空碗空盤為憫藝夾菜裝飯、一邊說話、一邊再把餐點推到憫藝的面前。

明偉:別客氣啊,不管是餵飽妳或是妳媽,我準備的份量都很足,多吃點喔!

△憫藝低下頭,連桌上的餐具都不碰。

△明偉原本都要把食物送進嘴裡了,看見憫藝的悶悶不樂,便把筷子放下。

明偉:不餓啊?

憫藝:爸,到明天媽就過世滿十年了。為什麼……你要把她當成活人一樣款待呢?

明偉:(打哈哈)妳看妳爸多可憐,中年大叔的人生樂趣就只剩下這個了!

憫藝:可是你不是有張阿姨了嗎?沒記錯的話……你們從我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就開始交往,都在一起八年多了,

她會怎麼想?

△明偉的笑容開始僵了,仍然硬撐著要以和顏悅色維持歡樂的氣氛。

明偉:妳的張阿姨是我……最心愛又最體貼的女朋友,她能夠諒解這是妳爸對妳媽的一點小小心意啦……唉唷,她真的完全不介意。

△憫藝聽完陸明偉的話,便壓抑著自己更加不悅的表情。

△Ins S4。

校護:……要好好整理過往的經驗和回憶,才會明白自己未來想要的是什麼……

△回到現實,憫藝的眼神銳利了起

來。憫藝:爸,可是我很介意。

明偉:妳介意?!

憫藝:想知道未來怎麼走,不就是要好好整理自己的過去?

但我寧可把和媽媽共有的回憶全部都丟掉,以後我心 裡才能舒坦一點!

明偉:(苦笑)小憫妳在說什麼傻話呀……

△憫藝竭力克制不滿,讓自己冷靜地表達。

憫藝:我在說真話……我們能不能好好過日子?幹嘛硬是要搞得好像媽媽還活著一樣?爸,她的衣櫃你到現在還不願意清空;對她所有的喜好還如數家珍,一直掛在嘴上;你和張阿姨談戀愛那麼久了,從不在我們家約會過……這棟公寓是設了什麼結界嗎?張阿姨一步都踏不進來?

△明偉的笑容完全消失,神色黯淡,他不得不用手扶著額頭。他不發一語。

△憫藝起身。

憫藝:明天我不會跟你出門,因為上次清明節不是才去過?還有……我拜託爸,不要再這樣下去了。因為時不時想起或夢見死掉的母親真的很煩。留著她的遺物,那些東西只會不斷提醒我們她曾經在這裡生活過,這根本是火上加油……

明偉:(哀傷)我只是不願意感覺妳媽離開我們了……小憫,爸爸真的沒有想到妳會-

憫藝:(搶話)媽媽當初如果沒有選擇加入「海鷗」,她就不會離開我們了。

△憫藝頭也不回地走進她的臥室,房門砰得一聲關起。

△明偉呆愣了一會兒,抬頭看著掛在客廳志英的相片,

與回憶場裡告別式的遺照一模一樣。

明偉:志英,我們家寶貝的叛逆期終於來了,雖然開始得有點晚,但還是一樣讓人頭痛……(嘆了口氣)要是妳在就好了……

△畫面停在志英的遺照上。

S6 景:陸憫藝的房間

清晨 人:陸憫藝、陸明偉

△憫藝的房門外傳來輕輕的敲門聲。

△憫藝裹著棉被側躺著,沒有動靜,眼睛仍然緊閉著。

△輕輕的敲門聲再度響起。

△隔了一秒,明偉打開了憫藝的房門。

明偉:(輕聲細語)小憫,爸爸要出門囉……

△憫藝仍文風不動,雙眼緊閉。

明偉:如果妳醒了,就聽我說……如果還在睡,就當作是夢話吧……對不起,爸爸不曉得自己懷念媽媽的方式給妳這麼多壓力。我會開始慢慢把妳媽的東西給清出來,至少不會都堆在家裡了……給老爸一點時間吧。

△明偉再次觀察陸憫藝,依然毫無動靜。

明偉:冰箱裡有吃的,自己熱。我上山看妳媽囉!

△明偉退出了房間,輕輕把門闔上。

△憫藝此時睜開眼,帶著罪惡感地抿著唇。

S7 景:陸憫藝家的客廳連著玄關

日 人:陸憫藝、蔡衡安

△憫藝已經穿起了 S5 陸明偉幫她準備好的連身裙裝,站在客廳正中央。她抬起頭,整場戲幾乎都是望著志英的遺照自言自語。

憫藝:開心嗎?喜歡嗎?

△憫藝像是在詴衣間的連身鏡前面轉了一圈。

△鏡頭特寫志英在遺照上的微笑。

憫藝:這可能是最後一次為妳打扮了,不然我也不會穿……

△鏡頭再次特寫志英在遺照上的微笑。

憫藝:(內疚)生氣了嗎?因為我想把媽媽從生活中刪除……

△志英在遺照上微笑,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憫藝:媽應該可以理解我的心情吧……請原諒我……

△憫藝的淚珠在眼眶打轉,但是並沒有掉下來。她繼續凝視著志英的遺照。

△此時門鈴叮咚一響。

△憫藝一驚,雙肩一聳。

△憫藝尚有餘悸地拍拍胸脯地走向玄關,小心翼翼地開門。

△衡安站在門口尷尬地跟她揮揮手,他的腋下夾著一本筆記。

憫藝:(訝異)衡安!?

衡安:嗨!

憫藝:來幹嘛?

△衡安把腋下的筆記本拿下來遞給憫藝。

衡安:妳待在保健室的時候沒上到數學課,我幫妳把筆記都整理好了……因為妳訊息不讀不回,手機也不接,所 以我就親自送來了。

△憫藝尷尬地把筆記本接下。

S8 景:農田旁的埤塘邊/(回憶場:告別式公祭會場)

日 人:陸憫藝、蔡衡安、年幼的陸憫藝(回憶場)、年輕時的陸明偉(回憶場)、年輕母親(回憶場,可破哏)、小男孩(回憶場,可破哏)、環境人物(回憶場)

△此場戲回憶場與現實交錯。

△憫藝與衡安並肩在田野旁的大埤塘周圍散步。空曠的農地附近,幾乎沒有人煙。他們倆都延續上一場戲的服裝。

憫藝:不好意思。

衡安:嗯?

憫藝:你專程跑來找我,我又把你帶出來了。但我真的想走一走,待會在一起去圖書館 K 書吧。

衡安:(笑)沒關係,這裡離妳家很近、風景好、又不會被別人打擾,我覺得很棒……

憫藝:我們幹嘛 care 會不會被別人打擾啊?

衡安:啊……就……(一時語圔)沒有別人,比較可以說話……

憫藝:(不解風情)平常在教室裡鬧哄哄的,你還不是一直找我聊天?

衡安:反正……偶爾獨處也不錯啊……

△衡安因為自己所說的話而感到害羞,便加速了腳步走到憫藝的前面。

憫藝:(皺眉)你怪怪的……

△衡安為遮掩害羞而辯解

衡安:妳才奇怪嘞!平常那麼討厭裙子的人今天怎麼會穿成這樣?

△憫藝停下了腳步,嘆了一口氣。

△衡安發現憫藝沒跟上來,也停下了腳步。

憫藝:(喪氣)對,我真的有點反常,這套衣服明明不是我的風格,但我就是不想脫下來……

衡安:(囁嚅)沒關係,很好看啊……

△憫藝沉浸在自己的困惑裡,並沒有聽見衡安的讚美。

憫藝:……而且我也不想待在家裡,總覺得好像會一直被盯著 看 。

衡安:被誰啊?

△Ins S7 掛在客廳裡志英遺照的特寫鏡頭。

△回現實。

憫藝:被……(突然回過神來)一個入錯行的女人。

衡安:(不解)啊?

憫藝:所以衡安……

△憫藝突然跨一步並身體前傾,離衡安非常近。

△衡安嚇得往後退,憫藝一把揪住他的雙臂。

衡安:(又驚又竊喜)怎樣?

憫藝:你千萬不能跟她一樣上直升機工作,太危險了!

衡安:(苦笑)妳思緒跳太快了,我聽不懂妳在說什-

憫藝:(搶話)答應我不要從軍、不要加入海鷗部隊!拜託你了!

△衡安先是一怔,再定睛凝視憫藝,然後露出溫暖的微笑。

衡安:原來妳會擔心我啊?

△憫藝氣得拍打衡安的前胸。

憫藝:傻瓜!你是我的「麻卲」,我不擔心你擔心誰?所以聽我的話,好嗎?

△衡安面有難色。

衡安:我平常都依讓你……其實我也喜歡讓著妳。(頓,他語氣轉為篤定)但這次不行!

憫藝:為什麼?為什麼要選擇這種玩命的工作?

衡安:(剛毅)因為我要報恩!

憫藝:報恩?

△衡安把視線轉向寬廣的湖面上,遙想過往。

衡安:(悠悠道來)當年我爸很熱血,帶著我和我媽自告奮勇到蘭嶼當小學老師,想提升偏鄉的教育資源……我媽好死不死被恙蟲咬傷,她還在一個颱風天發病,高燒不退,併發肺炎。醫生說,不回本島治療準沒命,便趕快向空軍救護隊求援要送我媽去急診!我爸也一起坐上海鷗直升機,他不放心……

憫藝:然後?

衡安:然後……(顫抖的聲音)只有我媽回來……

憫藝:什麼意思?

△衡安閉著眼,痛苦地深深呼吸。

衡安:風雨太強了,直升機就快要飛到本島,卻……墜海了……

△憫藝倒抽一口氣。

衡安:我媽是唯一的生還者,我爸,以及海鷗部隊的人,都……

△憫藝與蔡衡安都沉默,低下了頭。

△數秒後,衡安噙著淚抬起頭。

衡安:雖然我爸也走了,但沒有那五個隊員的犧牲,我媽會沒命的……我唯一能夠報答的,就是成為他們的一份子,延續他們的精神……

△衡安仰頭望天。

衡安:我爸是個樂於奉獻的人,不然一開始也不會跑去離島教書……他在天上,一定會支持我的決定。

△衡安突然真摯地看著憫藝。

△憫藝有點承受不住衡安的炯炯目光。

衡安:小憫,這是我從小到大的心願,我等了十年,終於有機會可以實現了。妳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需要妳的支持!

△憫藝臉色一變。

憫藝:十年?你剛剛說十年嗎?

衡安:對啊,那次意外到今天六月三號正好滿十年。我媽上墳去了,我才能溜出來找你啊!

△憫藝驚訝得嘴都開了。

△Ins 回憶場。

△陸憫藝幼時回憶場之色調為黑白畫面。

△告別式公祭會場內-

△立在牌位以及花海後方,是志英與其他罹難的共計五名人員放大的照片印在彩色輸出的背板上。

△回憶場的畫面配上蔡衡安的口白。

衡安:(畫外音)雖然我爸也走了,但沒有那五個隊員的犧牲,我媽會沒命的……

△這五名隊員的下方還打上了巨大的標題:「永遠的救難天使、延續海鷗精神。」鏡頭特寫「延續海鷗精神。」

△回憶場的畫面配上蔡衡安的口白。

衡安:(畫外音)我唯一能夠報答的,就是成為他們的一份子,延續他們的精神……

△鏡頭一轉-傷痕累累的年輕的母親與年輕時的明偉仍然在拉扯,但年輕的母親就是跪著不願起身。

△年幼的憫藝與同樣跪在一旁的小男孩四目交接,鏡頭特寫小男孩左眼角有顆痣。

△回現實,畫面變為彩色。

△鏡頭特寫衡安的左眼,憫藝這才看清楚蔡衡安的眼角也有顆痣,記憶中的小男孩與衡安是同一個人!

△憫藝嚇得倒退兩步,才發現原來當年母親罹難是因為出勤救援好友的母親。

△憫藝不敢置信地搖頭。

 

衡安:怎麼了?我是不是又說錯話了?

憫藝:(臉色蒼白)我……我想回去了……

△憫藝轉身要走,但是衡安一把拉住她。

衡安:(慌)妳怎麼手這麼冰冷!身體不舒服嗎?

憫藝:(全身顫抖)拜託你不要碰我……讓我回家……

衡安:我送妳啊。

憫藝:(高喊)你放手!

△憫藝用力掙脫蔡衡安,卻失去平衡,一沒踩穩,竟然跌進了埤塘裡!

S9 景:水下。

日 人:陸憫藝、救護士(劉志英-此處不破哏)

△憫藝昏厥漂浮在水下,她高舉著手,眼看一下秒就要沉入湖底。

△突然間,救護士的手瞬間伸入水中,把憫藝拉了起來。

S10 景:吊籃上/海鷗直升機/高山湖泊(萬山神池)

上空

日 人:陸憫藝、劉志英

△憫藝被志英拉入了吊籃之中,憫藝失去力氣,趴在欄杆上。

△志英拍打憫藝的背部,憫藝咳出了水來,並大口大口地吸氣。

志英:把水吐乾淨妳就沒事了!

△志英向空中比出一個上升的手勢。

△鋼索開始把吊籃拉回直升機上。

△憫藝咳出了最後一口水,精疲力竭地轉頭望向志英。

志英戴著頭盔,憫藝完全沒有認出來。

憫藝:(虛弱)我在哪裡?

志英:妳安全了!我們現在要搭直升機回去。

△憫藝抬頭,才發現自己頭頂有一架海鷗直升機在盤旋。

△憫藝面露困惑。

△鏡頭拉遠,海鷗直升機以及吊籃之下是美麗的翠峰湖,他們身處群山之巔,但是不消一會兒,風起雲湧,霧氣與大雨將他們包圍!

S11 景:空軍四五五聯隊嘉義基地醫務所/(回憶場:告別式公祭會場)

29

日 人:陸憫藝、劉志英、醫官(男性)

△此場戲現實與回憶交錯。

△憫藝睜開雙眼,她看見仍然穿著軍裝的志英憂心地盯著她看。

△憫藝緊張地在病床上坐了起來。

△志英對著憫藝微

笑。志英:妳終於醒了!

憫藝:(慌)現在是什麼狀況?

志英:妳落水了,我們海鷗部隊把妳救起……

憫藝:那我的朋友呢?蔡衡安呢?

志英:就妳一個人啊!怎麼會挑颱風天跑去萬山神池游泳?

憫藝:(疑惑)萬山神池?

志英:是啊,高雄茂林鄉的高山湖泊!我們剛好要救兩個登

山客,他們說看到妳在湖裡載浮載沉還以為撞鬼了!

(苦笑)妳很幸運,我們真的是順手把妳帶回來的!

△憫藝愣了三秒。

憫藝:現在是實境秀的整人節目嗎?你們把隱藏式的攝影機安裝在哪?我不想上電視!

志英:啊?

△憫藝一邊環顧四周一邊厲聲說道。

憫藝:蔡衡安,是不是你搞的鬼?玩笑也不是這樣開的吧!

△憫藝看見窗外的狂風暴雨,更加火大。

憫藝:這是灑水車製造出來的效果嗎?太浪費水資源了!你們快停止!

△志英走向憫藝,坐在她的床緣,尷尬又同情地看著她。志英:妹妹,妳冷靜點聽我說。也許是溺水的關係,造成了「缺氧性腦損傷」,所以妳的記憶力跟著受影響,過 去發生的事情也忘了……別擔心,找個好醫生,花點 時間是可以復元的!

△憫藝長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