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

報導文學

第52屆報導文學社會組金像獎作品—國旗飄揚東碇長空

文宣心戰處上稿日期:108/05/01

七十五年九月初,天,濛濛亮,金門料羅碼頭邊。

南雄師長羅少將向準備登艇前運的部隊宣布命令:「我代表司令官 賦與八五○旅步一營步一連全體官兵,即刻起捍衛中華民國領土東碇 島守土任務。此令!」

「誓死達成任務!」全體官兵高聲回應師長的授命。

東碇島地理位置

東碇島是中華民國金門縣金城鎮行政管轄的島嶼,位於金門、烈 嶼群島南方,距離大膽島廿五公里、烈嶼廿七公里、金門料羅港三十 三公里,距大陸鎮海角十五公里。

島長二五○公尺,寬一五○公尺,面積○點○三平方公里,是一 座玄武岩地質的島嶼,標高五十六公尺,矗立海上氣勢雄偉,四周全 為懸崖峭壁,制高點設有重武器陣地和碉堡,還有坑道四通八達到各 哨所據點,是個易守難攻、固若金湯的海上要塞。

換防部隊前運

步一連官兵受命後,全副武裝成一列縱隊安靜地魚貫前進,由值 星官低聲逐一唱名登上海軍小艇隊的兩艘 LCM 登陸艇;羅師長率送行 的旅、營長在小艇泊靠的碼頭邊,逐一和上船的官兵握手送行。

初秋,海象平穩,但平底的登陸艇在海上破浪,還是讓生龍活虎 的陸軍官兵暈得軟綿綿,不時傳來嘔吐聲,加上狠毒的秋陽高掛,沒 有遮蔽的艇身內,不是樂享日光浴,是十足的烤人乾。

約莫航行二個多小時,小艇減了速,右側砲艇陡然加速前進,驅 離阻斷艇隊航線的大陸漁船,十多分鐘後,小艇再度加速前行。

艇長報告已脫離大金雷達掌控,準備進入東碇雷達掌握;連長看 了看錶,十時廿五分,問還要多久?艇長回說約再二個小時,就可以 抵達東碇了。

枯燥的咚、咚、咚引擎聲,讓三艘小艇不斷破浪前行。好一陣子, 艇長打破沉悶報告說前方海平面上的小黑點,就是東碇島了,連長問 還要多久?艇長說大約五十分鐘。 艇隊持續向前航,隨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海面上的小黑點也愈來 愈清晰,東碇島慢慢出現官兵眼前;連長拉開嗓門吆喝「快到東碇了, 大家打起精神,整理個人武器裝備,準備好上島。」艇內弟兄們聞聲 陸續直起身子,也開始有些躁動,但暈船還是讓大夥們顯得懶洋洋、 有氣無力。

前運艇隊靠近高聳的東碇島,下島的部隊已在碼頭上待命,人聲 鼎沸;海軍小艇卻沒有靠岸的跡象,三艘艇就在碼頭外圍的海面上漂著。

連長問怎麼不靠岸呢?艇長說碼頭邊的湧太大了,小艇靠岸會撞 壞,要等等,看湧會不會小一點?

連長向小艇隊長劉少校揮手高喊:「學長,既然來了,就不能白跑 一趟,裝備可以下次再上,但人員一定要上島。」

過了會兒,劉隊長也喊著:「好!我用兩艇並進靠岸,讓人員上下 艇,但動作一定要快!」

小艇隊長趁湧稍歇,指揮載運人員的兩艇靠攏並進,拋纜由岸上 弟兄幫忙繫纜固定;一靠岸,湧不斷地晃蕩、擠壓兩艇斜向碼頭;換 防的兩個連官兵前上後下,動作迅速,前後約四十分鐘,兩個連的弟 兄就完成上、下船。

兩個連長在碼頭上,相互敬禮、握手,算是完成了防務交接;兩 艘登陸艇也趕緊倒俥退出碼頭、停在海面上;雙方清點人員無誤後, 兩個連的弟兄互相揮手高喊:「保重!」、「再見!」艇隊緩緩北返。

連長下令甫上島的官兵核心陣地集合!就看全副武裝的弟兄們爭 先往階梯上衝,完全看不出在船上軟趴趴模樣;不一會兒,從北碼頭往核心陣地的階梯上,這兒一群、那兒一堆,零零星星停在路邊喘大 氣,壓後的連長一階一階數,心裡默想這三○一個台階,夠讓剛上島 的官兵印象深刻。

步一連島上的第一餐,是很簡單的豬肉罐頭煮麵條;也許是起早 過午肚子都餓了,也許是船運時腸胃都吐乾淨了,才十多分鐘,三大 桶麵條就被一掃而光,看弟兄們狼吞虎嚥的模樣,連長抿抿嘴,笑了。

前三天,由先遣的副連長、排長分兩梯隊,忙著帶領熟悉島上地 形、環境、鄰接哨所、個人戰鬥位置、陣地接替運動路線、地區防衛 武器操作,不管北碼頭三○一階、南碼頭的二五五階,還是陡峭超過 五十度的坑道階梯,來來回回都是體力大考驗。

每天早上六點,全連集合早點名、唱國歌,讓中華民國青天白日 滿地紅國旗伴隨著官兵的國旗歌歌聲冉冉上升,飄揚在東碇島上的湛 藍天空。

滴水是金一臉盆水過一天

缺水,是東碇島最大的問題,靠老天不定期的雨水賞賜外,只有 產能不大的海水淡化,島上官兵每人每天限量一臉盆淡水,刷牙、洗 臉、洗完海水澡擦拭身體,都用這一盆水,最後還得再用來植樹澆灌、 構工水泥拌和;沒水的艱困,不是扭開水龍頭自來水就嘩啦啦的國人 所能想像的。

為因應沒水,島上除衛哨勤務穿著整齊服裝外,光膀子、迷彩短 褲、黑膠鞋不穿襪子是官兵的夏季服裝;冬季則是長袖草綠運動服、 黑膠鞋,一樣不穿襪子;滴水是金,節水,成為全島官兵的嚴格要求。

十月初,島上迎來第一場雨,雨勢不小,安全士官通知各哨停止 操課,每人取出沐浴用品、臉盆「就地」洗澡,天氣雖開始有點涼, 但難得有老天爺這麼大個蓮蓬頭,讓肥皂、PP 牌沐浴乳都起了泡沫, 還能搓搓迷彩短褲、刷刷沒洗過的膠鞋;近二○○個光溜溜的大男生 在一個小島上「同時」露天洗澡,應該也是一項金氏紀錄。

體能訓練是最佳減肥良方

步一連官兵白天一樣體能訓練、一樣按表操課;南、北碼頭階梯 來回跑一趟,一千多個階梯,比平地跑五千公尺還累人,但心肺、肌 力訓練更有效,人人曬得黝黑,體力與剛上島時判若霄壤。

兩個月後,原本八十多公斤、圓滾滾的二兵楊○亮跑完步後正在 核心陣地喘大氣,幾個弟兄圍著捉弄他,連長問他瘦了幾公斤啦?楊 ○亮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答:「報告連長,應該有十多公斤了。」

連長瞧了瞧他,楊○亮的肚子竟然出現幾條類似女人生產後的妊 娠紋,故意大吃一驚、拉開嗓門大聲嚷嚷:「你什麼時候生了,連長怎 麼不知道呢?叫你們哨長馬上寫檢討報告來!」他這一吆喝,惹得圍 在一起的弟兄們笑彎了腰。

其實,楊○亮是到金不久的新兵,上島選兵時主動要求到東碇連, 連長向他保證三個月內要幫他減肥到標準身材,看來經過東碇島上的 體能訓練,已達成目標。

大陸漁船圍島臨危不亂

漁季期間,大陸漁船傍晚出海漁撈作業、天亮回,在金門水域出 沒是常態,每個島都訂有限制、禁止水域,只要漁船進入禁止水域, 守軍一定按戰備規定實施驅離射擊;大陸漁船每天抄捷徑、斜切東碇 島禁止水域,根本就是家常便飯,警戒哨善盡責任開槍驅離也逐漸成 為習慣。

十月中有天傍晚,大批機漁船從廈門灣湧出,在島西北方近六哨 核心陣地觀測的連長林中尉,看大、二膽島照明彈連發,將海面映得 光亮如白晝,他按經驗算時間,個把小時後就會進入東碇島海域。

安全士官報告師長來電,電話那頭的師長交代要注意警戒這樣不 尋常的狀況,防範可能的戰情,做好戰鬥準備、隨時回報;連長向師 長報告:「知道了,請師長放心!」

掛了電話,他要安全士官下達各哨加強警戒的電話紀錄,也要各 排長密切督導責任區內各據點做好應變準備,另命副連長、輔導長分 別負責島南、北的狀況掌握,並通知海軍雷達站要求密切注意大陸漁 船動態,如果雷達幕有大或小於漁船的異常集結目標出現,必須立即 回報。

約十九時許,幾百艘大陸漁船如預期抵達東碇海域,雖沒進入限 制水域,但遠遠團團圍住一大圈,密密麻麻漁船上的燈光一閃一閃, 看過去,就像臺灣高速公路大塞車一般,這的確不太尋常;各哨開始 檢查武器、彈藥,做好進入陣地準備,負責驅離射擊的三個警戒哨及 曲射火砲組領取重機槍彈、照明及榴彈備用。

一個多小時後,大陸漁船仍然停在遠遠的海面上沒動靜,連長命 令各哨按兵不動、分批休息,並不斷環視四周海面;雷達站不時更新 傳報大陸漁船最新動態,司令官、師長也不停電話關切戰情發展。

廿一時四十分左右,海軍雷達站回報有幾艘漁船穿越東北角限制 水域。戰情電話響起,十哨哨長請示是否實施照明彈射擊?

連長心想,平日,大陸漁船只要常經過東碇島附近海域,依照往 常經驗,都知道進入限制水域,守軍就會發射照明彈,若刻意不動作, 保持靜默,他們應該會感到奇怪,因此要十哨哨長稍安勿躁、聽命行動。

廿二時許,雷達站報告有兩艘漁船由東北往西南方向穿過東碇島 西北角禁止水域;六哨哨長請示是否驅離射擊?連長還是要他「別急」、 「待命」。

按照戰備規定,不管發射照明彈、驅離射擊,都是正常程序,但 他知道,晚上的海面狀況絕非偶然,絕不能以平日的處置模式因應, 必須以船團可能對東碇島發起攻擊的戰鬥思維為考量;若貿然實施驅 離射擊,有可能因海面跳彈傷及被驅離漁船後方的人、船,可能擦槍 走火,引爆軍事衝突或釀成兩岸政治事件。

司令官、師長可能沒看到東碇島有發射照明彈的戰情報告,先後 電詢當前狀況,連長分別向他們報告最新狀況與研判、處置;兩位長 官都認為他的考慮與處置得宜,特別交代要「正確」判斷、「斷然」處 置。

通完電話,連長交代通信機房轉到海軍雷達站,若有長官電話, 可以轉接到位;在雷達站內,站長與所有弟兄也對這從未發生過的狀 況情緒緊繃,站長藉由雷達螢幕說明漁船動態、距離、數量等情資憑 供研判,連長要求隨時掌握、回報最新狀況。

從十九時至近○時許,海面上的大陸漁船,除了幾次試探性的故 意穿越東碇島限制、禁止水域外,依然在限制水域外扮演海上高速公 路路燈的角色,並沒有進一步的挑釁行動。

過了午夜,林中尉研判在拂曉前,應該不至於會有大狀況,因此 通令各哨衛兵加強監視、警戒外,下哨的弟兄不卸裝就寢,其餘待命 人員輪流休息,他另要伙房給各哨弟兄準備霄夜、暖暖身子。

他約○時卅分回到連長室,負責管理燈塔的小龍、阿德緊張兮兮 的也睡不著,直說上島這麼多年來,從沒碰過這樣的情形。連長要他 們寬心地說:「有我們在,不必擔心。」

正聊著,司令官又來電話詢問當前狀況,連長如實報告,司令官 特別提醒拂曉才是最危險的時刻,連長回說知道,會持續監視、警戒, 全島官兵都待命中。

海軍雷達站每隔十五分鐘固定戰情回報大陸漁船動態一次,各哨 衛兵也每半小時回報哨前海面狀況,憑供狀況判斷、分析及採取應變 措施。

凌晨四點,是人的生理時鐘最想睏的時候,連長要安全士官通令 全島各哨長起床坐鎮哨內指揮,並親自給他電話確認已清醒、就定位。

他則走出戰情室,從核心陣地觀察全島海域的大陸漁船狀態,發 現已成群結隊慢慢往大陸沿岸方向駛回,但他還是不敢掉以輕心,再 到雷達站了解狀況,看看是否有可能的危害目標;正說著,站長發現 螢幕出現一個類似膠筏或舢舨的小黑點,正從南方緩慢向東碇島接近 中。

連長走出雷達站觀察南方海面,的確是有個小黑影、伴隨完全貼 著水面、忽明忽暗的小亮光,緩慢地向島南靠近;他即命一、二、四 哨弟兄進入陣地、子彈上膛、關保險,待命射擊。

隨著小亮光逐漸接近島南海面,他研判應該是漁船放網斷繩後漂 向島來,但料敵從寬下,還是以電話向師部及防衛部戰情中心回報, 並報告只要進入射程範圍內,將下令集火射擊。

雷達站持續通報目標緩慢地從六○○、五○○、四○○公尺不斷 隨海浪接近東碇島,距離越愈近,小亮光完全貼水面愈清晰,證明他 的研判應該沒錯。

進入三○○公尺後,他即下令三個哨所的弟兄槍枝「開保險」;整 晚的不尋常狀況繃緊了全島官兵的神經,連長認為該讓大家體會一下 實戰感覺,因此,當目標進入二○○公尺時,他下達了「射擊」命令。

三個哨、卅多枝步槍從不同高度、同時對目標實施集火射擊,隨 北風飄散效應,島南海域大陸漁船上的漁民應該都聽到了震撼的槍聲。 一波射擊,每人都打了一個彈匣,海面的小亮光消失了;連長下令:「停 止射擊!」、「清槍!」並要一哨哨長注意警戒、搜索目標。

經過大陸漁船無來由的一夜圍島和不明目標的折騰,當他從核心 陣地走到一哨時,日出曙光已能讓人看清海面,果然如他所判斷,岸 邊岩石上裹著半張漁網。

回到連長室,他要安全士官通報各哨除衛哨兵外,所有人員早餐 後補休,特別要哨長親自檢查每一枝槍,避免清槍不實發生危險;並 向師部、防衛部戰情中心戰情回報。

晚餐前,師長才電詢狀況,並嘉許連長的研判、處置和全連官兵 的辛勞,並問他怎能判斷得這麼精準?連長回說若是共軍發動漁船圍 島再乘機突襲,斷無可能讓膠筏、舢舨或突擊小艇發出亮光,而載具 上的亮光必然離開水面有一定距離,不可能完全貼著海面,因此據以 研判並非軍事行動。

師長對如此說明表示滿意,掛電話前,特別要他做好部隊內部管 理及作戰訓練,並提高戰備警覺,做好戰鬥準備。

司令官趙萬富上將秋節慰問

中秋節前,司令官趙萬富上將在羅師長一行陪同下上島慰問官兵, 因涉高級長官安全維護,東碇島上三個對空哨、三個直射火砲哨所衛 兵進入戒備狀態,準備火力支援維護海軍船艦航行安全。

當天風浪不大,官艇一靠碼頭,司令官一行上了岸,連長對在碼 頭上待命卸載的官兵發口令向趙上將行部隊禮,所有官兵也熱情地問 候「司令官好!」、「師長好!」司令官也回以「各位弟兄們好!大家 辛苦了!」師長則向官兵們揮揮手。

趙上將一行在連長陪同下,從碼頭拾級往核心陣地走,經三、五 哨時,還特別巡視兩哨所的生活設施、聽取作戰任務簡報;抵達核心 陣地,司令官和師長聽取了東碇連針對全島官兵生活、戰備整備、體 能戰技訓練、彈藥庫翻堆進度、運補情形等簡報,聽完簡報,他們都 頻頻點頭表示滿意,並對相關數據、狀況掌握詢問甚詳。

在巡視核心陣地時;趙司令官看著燈塔紅磚塔身上的刻字,凝視 了好一會兒,指示將原在下方的五大信念移到前參謀總長賴名湯的題 字上方、東碇島圖書館正面牆壁刻上陸軍軍風「忠誠精實」四字,還 要連長即興給東碇圖書館想副對聯刻在大門兩側;林中尉陪著邊走邊 想才報告說上聯是「忍令大陸同胞淪於水火」、下聯為「且看東碇健兒 還我河山」。

趙司令官點頭稱許說:「就按你做的對聯這樣刻上去。」羅師長則 拍了拍連長的肩膀說:「到目前,我放心!要什麼就說。」他點點頭謝 謝師長。

巡視完,趙司令官往下朝碼頭走時,全島官兵正沿著樓梯上上下 下,忙著將卸載的物資、補給品、油料等靠人力背、提、扛、抬往核 心陣地,趙上將不時提醒弟兄們要小心!要注意安全!

走到靠碼頭的三哨附近,卸載工作已完成,正等著官艇靠岸準備 下島,這時碼頭邊「湧」上來了,小艇無法靠泊,小艇隊長嘗試了幾 次,「湧」將小艇頂得傾斜老高,若非水泥吊車座擋著,小艇恐怕會被 拱到碼頭上,小艇只好退到碼頭外海面待命,趙司令官要小艇隊長等 等沒關係。

林中尉本要給司令官一行搬櫈子坐,他揮揮手示意不用了,直接 坐在台階上;短時間上不了船,連長拿來軍用口糧和礦泉水遞給司令 官並報告:「今天是島上『戰備日』,全島官兵中餐都食用口糧,所以 沒給司令官準備熱食。」

趙上將沒有不悅,反而很高興地說:「好!你這小連長,到這麼艱 苦的小離島,還記得我『戰備日』的要求,羅師長,你的命令貫徹要 求得很不錯!」大口咬著餅乾,直點頭笑著說好!好!好!

小艇還靠不了岸,全島官兵已陸續向北碼頭集合,整完隊,連長 請司令官精神訓話;趙上將先祝賀官兵們中秋節快樂,並對官兵在島 上的井然有序、貫徹命令表示嘉勉。

他說:「看到你們運補過程中的辛苦,是金門沒有一個小島可以比 擬的,我和各級長官都隨時惦記著你們,期望你們在島上,能夠繼續 貫徹副旅長和你們連長的命令,為島上陣地經營做出貢獻,戍守任務 結束,大家都要平平安安下島,我會歡迎你們回到大金。」

他要侍從官拿出一個厚厚的紅包袋,由連長代表全島官兵接下加 菜金,官兵們也大聲謝謝司令官。

趁「湧」稍歇,小艇靠了岸,搶時間,趙司令官一行趕忙上艇, 隨即倒俥後退;這時,值星官帶頭唱起「革命陣營裡,我們同生死共 相依……」最敬禮歌曲,同時揮手向長官們道別。

島上維安警戒在雷達交接戰管後才解除。晚間,羅師長電稱司令 官對這回視察東碇島非常滿意,要連長轉達給全島官兵,還說司令官 回程時,曾提及各離島都有地名島標,希望東碇島也能建一座島標, 要趕快設計好呈核。

東碇島永久性島標建築

針對司令官交辦島標及燈塔標語、圖書館門聯、忠誠精實四字的 刻字等工作;東碇連即組成施工隊,開始研究構築方式、所需材料等 相關問題。

燈塔上的「主義、領袖、國家、責任、榮譽」軍人五大信念與賴 名湯總長贈給東碇官兵的「地小貢獻大」墨寶要對調位置,由細心的 弟兄先從燈塔上將原有的字體一個字一個字拓印下來,再重新描繪過; 東碇圖書館大門牆上的「忠誠精實」四個大字,選定一二○公分大小 的字體。

島標的設計經不斷討論、修正,定稿後,利用小運補將圖樣呈核, 師長希望島標的「東碇島」三個字從于右任、張大千等名家或國父、 先總統 蔣公的墨寶去找,也可以考慮古代書法家王羲之、顏真卿或 柳公權的名作組合。

東辦組找來各家的書法帖子、墨寶書籍,但不管是誰的墨寶,有 「東」、有「島」二字,沒「碇」字;賴總長東碇島視察時留下的贈字 有「東」、有「碇」,少了「島」字,還是沒法湊齊「東碇島」三字。

「東碇島」、「忠誠精實」七個字,來來回回、東報告、西報告, 遲遲難以定案;最後連長決定自己寫,寫完後,利用小運補送下島呈 審。師長核定島標設計圖後,電話問字是誰寫的?連長說是他寫的, 並解釋拼名家的字體,因缺字很難組合,師長認為字寫得還不錯,拍板定案。

東碇圖書館前壁上的「忠誠精實」四個大字,每天完成一個字, 四天就完工;十二月中,島標也完工,隔一星期,剛刷上的漆,開始 發黃、剝落,顯示市售油漆難抗海風侵蝕;連長要施工組重新刮除, 並請海軍小艇隊長支援艦艇用的紅丹底漆及紅藍白三色油漆塗裝。七 十六年元旦,島標揭幕,全島官兵見證歷史性的一刻。

靠海吃海自力更生

春節前後一個多月,只有二次小運補、一次大運補成功;對副食 靠補給的東碇島來說,每天近二百張嘴吃飯,是個嚴重的考驗。

沒運補初期,伙房還能就剩下的副食品配罐頭變花樣,從四菜一 湯減成三菜、兩菜一湯,時間久了,只有一桌一個罐頭大家分、和著 白飯或麵條吞下肚。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當連長,得設法無中生有;雖然戰備規定、 長官再三交代禁止接近海邊或下海,也只能安慰自己「將在外,君命 有所不受」,通權達變「靠海吃海」,設法從海裡找食材。

他命每哨派二個公差舉行釣魚比賽,規則是不管哪一個哨,釣起 多少魚?最大的十條歸全連所有,每個哨可以自留五尾,自己與伙房 協商紅燒、糖醋、乾煎或魚湯。

副連長、輔導長各帶一個排長南、北碼頭全程監督、負責維安; 開釣沒多久,上鉤的歡呼聲不絕於耳,二小時竟釣上六十多尾魚,弟 兄們還自主地唱起軍歌來。最大的十尾收歸「連有」儲存、留待統一 料理,其餘的交給各哨與伙房商量烹飪。

運補遲遲難成,釣魚持續進行,另組海產小隊,利用退潮時採摘 紫菜、撿拾海螺、海鋼盔、海瓜子、淡菜等貝類及挖取海蚵;長達卅 多天的不正常運補,為不讓官兵忘了新鮮蔬菜長啥模樣,還每兩天在 公佈欄上公布一種蔬果圖畫,以留住官兵對蔬菜、水果的記憶。

下島回歸文明社會

駐防半年的步一連,因天候、海象影響,延遲了兩個多月才 能換防下島;船運當天一早,所有官兵如常核心陣地集合早點名,不 知道是否珍惜最後一次在東碇島的升旗典禮,看著青天白日滿地紅的 國旗冉冉上升,官兵們唱國歌、唱國旗歌的音量、情緒特別高亢。

部隊帶著裝備陸續往北碼頭移動,集合完待命,海軍登陸艇也慢 慢靠了岸;風浪平穩,換防部隊上了島、下島的步一連官兵也上了船, 完成交接,小艇回航,一樣互道珍重;第一次從海上看心血結晶的東 碇島島標,清晰、堅定地豎立在碼頭上,林連長的心裡與官兵們一樣 充滿驕傲。

隨小艇不斷前航,回頭看東碇島,愈來愈小,逐漸消失在海平面, 在海上陣地晉升上尉的林連長心情複雜,想著這一別,不知何年何月 才能再有機會重回東碇島?

小艇走了二個多小時,一艇突然機械故障失去動力,引起艇內官 兵一陣騷動,二艇趕緊加速前靠,海軍水兵動作老練地將兩艇以纜繩 固定併艇,僅靠二號艇動力繼續航向金門料羅灣,這一折騰,讓步一 連官兵在海上多漂了一個多小時;一靠岸,羅師長早已候在碼頭迎接 下島官兵的歸來,那是主官履行對官兵的承諾,更是部隊三信心的最 大根源。

回到駐地,有水有電的便利,還真讓官兵一時難以適應;幾天後, 羅師長親自主持了東碇連的慶功宴,慰勞全體官兵的辛勞,並叮嚀大 家一定要平平安安退伍返臺;這一杯酒、一餐飯,洗滌了東碇連官兵 八個多月的心、生理疲憊,重新投入大金門的外島衛戍任務。

東碇官兵秉持「旗在島在、島失我亡」的氣概,戮力貫徹憲法所 賦與守土重責,克服艱困的生活條件、忍受精神上的孤寂,一棒接一 棒,以青春、血汗護衛國旗飄揚東碇長空,雖然無名,但人人都是英 雄中的英雄,功在國家,功在人民。

國軍第48屆文藝金像獎西畫類銀像獎_旗下意志_陳彥宇.jpg
國軍第48屆文藝金像獎西畫類銀像獎_旗下意志_陳彥宇.jpg
更新日期:108/10/2  點閱次數:279
上一頁 回頂端 友善列印
© 國防部政治作戰局 / 網站隱私權政策 / 網站安全政策宣告 /網站資料開放宣告網站管理員信箱 /
10462 臺北市中山區北安路409號 總機電話(代表號):(02)2311-6117 分機:636650~4 國軍人員申訴專線:1985
星期一~星期五 早上08:00~下午17:00 最佳瀏覽環境:螢幕解析度1024X768以上
國防部政治作戰局版權所有 © 2016.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