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
:::    現在位置: 首頁 »保防安全教育 »全民保防

全民保防

軍人對國家的忠貞 沒有打折的餘地

保防安全處上稿日期:106/01/23

民國77年間,非法攜帶國家重要軍事機密、叛逃前往美國,引發國人一致憤慨與譴責的前中山科學研究院核研所副所長張憲義日前出書,並透過史學家的訪談,對當年的叛逃事件提出辯解,且以越洋視訊連線方式,接受媒體提問,強調當年倉卒離臺赴美,並非意在出賣國家,企圖為自己的叛國行為「伸冤」。  

張憲義的說法,聽在有識之士的耳裡,非常不以為然,紛紛嚴詞批判,直指張某的行徑就是「叛國」無誤,就算有再多狡辯的理由,也不能得到原諒;他背叛國家、背棄了人民,更侮辱了「軍人」職責,盡喪軍人本色與武德精神;身為軍人該有的忠貞氣節,亦蕩然無存。    首先,軍人是一份神聖的志業,百姓之所以尊敬,即在於軍人俯仰無愧、光明磊落,以武德修為驅策自我,進而辨明是非、誠信待人、成己成物、勇毅決行及嚴以律己,能夠以此道德修養,確實做到「內無愧神明、外無慚清議」的境地,才能扮演稱職的現代軍人。中正理工學院(國防大學理工學院前身)畢業的張憲義,原本是國軍寄予重望的科研幹部,當年以上校官階任職中科院核研所副所長時,因為被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收買而叛逃,連帶也導致其所掌握、了解的我國核能研發成果外洩。張憲義叛逃的行徑,辜負了國家多年來對他的栽培,亦使其個人蒙上叛國的罵名。今日欲為洗刷當年罪行辯解、尋求「平反」,不知是否曾捫心自問:自己當年身為軍人,最基本的武德要求何在?    眾所皆知,中科院是我國國防科技的研發重鎮,任何有關武器、裝備研發的資訊,均應充分保密。身為科研團隊的成員,更應將國家利益、國防安全列為唯一要務且嚴予遵守,並以高度的保防安全認知,確保科研成果不外洩。張憲義一再聲稱,自己所作所為,「都是為了臺灣與美國的雙贏」。他決定離臺赴美,是因為擔心核武研發成果,被野心人士利用,危害臺灣安全與社會穩定,絕對不是要出賣臺灣。張憲義竟講得如此「義正詞嚴」,殊不知他忘記身為軍人必須堅守氣節、恪盡本分,不受利誘、不為勢劫的本性。身為中華民國軍人,效忠國家、甚至在必要時,付出鮮血生命亦在所不辭,是無可推諉的天職。立法委員羅致政曾言,高科技研究人才的腦袋,就是國家發展藍圖;張憲義離臺赴美,對臺灣這塊土地和人民而言「的確是背叛」;立委王定宇也認為,張憲義是臺灣培養的核能專家,卻甘為美國利用,就是背叛國家,永遠不能被人民原諒。其間義理,就是因為軍人必須效忠國家、愛護百姓;「叛國」實屬天理難容。    事實上,張憲義若真能誠心自省,應該知道民國68年5月,原名「林正義」的林毅夫,時任金門防衛司令部第284師馬山連上尉連長,叛逃中國大陸廈門後,我方立即發布通緝。多年後,林毅夫雖已貴為世界銀行副總裁,並多次透過媒體表達返臺探親祭祖意願,但國防部均嚴正聲明,叛逃罪行屬法律問題,沒有模糊空間,一旦返國必須依法處理。雖然林毅夫現已國際知名,但他曾經叛逃的事實,並未因此消除。我們可以說,無論張憲義也好、林毅夫也罷,他們做出叛逃決定的當下,早已經將軍人氣節棄若敝屣,讓國軍蒙羞、國家蒙塵,不容其以任何理由與說詞為犯行開脫。    韓戰期間,曾有一名美軍叛逃北韓,之後想重返美國,美國國防部亦嚴正表達立場,告知其「若想回國,就要接受軍法審判」。該案經媒體聚焦報導後,當時的美國總統雖願意特赦他,但美國國防部仍堅持,其必須到日本東京的美國大使館自首,接受軍法審判,美國國防部才願意給他一條回家的路。由此可知,軍人對國家的忠貞,不能討價還價、更沒有打折的空間;一旦背叛國家就是犯法,這正是大是大非的堅持。    由古至今,中華民族歷代對智、信、仁、勇、嚴「軍人武德」意涵,均有相關詮釋,並認定是軍人不可或缺的修養。每位穿上軍服、踏上征途的軍人,都必須以武德為根基,忠於國家、忠於團隊、忠於職守,忠於這塊土地的全體人民。我們審視張憲義昔日叛逃行徑,可歸結為其根本喪失對國家的忠誠,並且欠缺武德的修為,因而無法「別是非、明利害、識時事、知彼此」,最後做出傷害國家、破壞軍譽的憾事。    忠貞氣節是國軍官兵堅守的核心價值,不受任何時空環境而改變;沒有忠貞氣節者,必不能執干戈、衛社稷。翻閱近代史的篇章,對照張自忠、張靈甫、王生明等先烈崇高的氣節,張憲義能不汗顏?

更新日期:106/4/14  點閱次數:872
上一頁 回頂端 友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