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

報導文學

第52屆報導文學國軍組優選作品—飛行「嬌」點-志航女戰友回娘家

文宣心戰處上稿日期:108/05/17

作者:蔡宗恆
出處:國軍第52屆文藝金像獎

飛行「嬌」點-志航女戰友回娘家
酷暑艷陽七月天,空軍臺東志航基地,赤日炎炎,陽光耀眼,炙熱的斜陽灑落在飛機跑道,等待著的媒體全站直身子,握緊手中的大砲照相機與攝影機,朝著天空捕捉三型戰機衝場飛行的英姿,而電視台的記者們,也把握難得的機會錄製「LIVE」與「Stand」,把這歷史性的一刻放送在國人面前。

走上飛行這條路~
「戰機抵達五邊,飛行員放下起落架,做好外型檢查,對正跑道,飛行員確認飛行姿態無誤,飛機落地,首位IDF女飛官范宜鈴上尉完美落地,完成轉場訓練任務。接下來準備進場的是幻象戰機的女性飛行員蔣青樺上尉,總飛行時數200多小時,目前飛機已經改平,對正三邊,準備做下滑姿態的建立,完美落地。」「緊接著,目前F16已經加入五邊,以穩定的姿態建立下滑道,持續進場~好的,由蔣惠宇上尉駕駛的F16已完美落地。」大坪上,說明官正詳細的介紹空軍首批完訓的三型主力戰機女性飛行員是如何同台演出,成為飛行“嬌”點。
空軍3型主力戰機首批女性飛行員公開亮相!為了讓國人了解國軍建軍備戰的努力,空軍司令部今年7月中旬舉行一場名為「志航戰友回娘家」的媒體邀訪活動,她們各自在帶飛教官陪同下,由原駐地起飛至志航基地轉場,落地後滑行過程中,揮手向眾人致意。當戰機停至大坪,她們即進行機外檢查、加油整補再出擊等課目,嫻熟戰技一氣呵成,與帶飛教官及任務人員共同呈現訓練實況。
同為空軍官校正期103年班的范宜鈴、蔣青樺、蔣惠宇3人,在完成軍校課程,畢業之後陸續完成T-34型機及AT-3型機等訓練;再轉往臺東志航基地接受換訓,朝駕駛3型主力戰機的夢想邁進。幾經淬煉,范宜鈴順利成為第一聯隊IDF型戰機首位女飛官、蔣青樺成為第二聯隊M2000-5型戰機首位女飛官、蔣惠宇成為第四聯隊F-16型戰機首位女飛官。
目前飛行總時間約353小時,IDF飛行時數100小時,對於成為首批三型主力戰機女飛行員,范宜鈴坦言,在這條訓練成長的過程,常被問到女生跟男生開飛機有什麼不同,以及身體會不會較無法負荷等,她的回答都是「不會」,因為所需承受的壓力、課程訓練及任務都與其他男生無異,一視同仁,必須達到標準才能合格,當然體能部分就需要自我練習和加強。
「訓練中最難忘的,是在戰鬥組的訓練中,有位同學離開了我們,早上還見面飛模擬機,卻是最後一面,也讓我了解,飛行一直都是有風險的工作。」范宜鈴家中只有她是從事軍職,她相當感謝父母親在飛行這條路上給予支持,爸媽的態度都是給予比較多的自由與空間,讓她放心翱翔天際。她說,當飛行員是從小立志的夢想,而在夢想啟程這回事上,自己比別人多做了一步、更踏實完成飛行任務。至於選擇飛「戰轟機」,除了為挑戰自己、巾幗不讓鬚眉,也相信在空軍史上一定能寫下嶄新一頁。
「IDF戰機有極佳的操控性能,目前對我而言最有難度的便是戰術戰鬥的科目,對於大場景的警覺與掌握要能了解及融入,還要能操縱飛機,實在不容易。」范宜鈴目前仍不斷在學習進階的科目,認為目前難度較高的是屬於戰術戰鬥的飛行了,如何掌握全般景況,又能正確操控飛機,迅速反應,都是自己要不斷努力精進的。
這一路學習飛行的過程,所有帶飛的教官都是我的偶像,因為他們經歷了同我們一樣甚至更嚴格的挑戰,而地勤人員也是讓我能放心飛行的重要幕後英雄,范宜鈴持續抱著感謝的心,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努力,也不斷的挑戰自我。「人生是我們的選擇題,現在的每一步,都是以往做出的決定。」
住在機場附近的民眾,可能會認為飛機每天起降的引擎聲好吵好吵,甚至會影響到生活起居。但是對蔣青樺來說,這彷彿是種下一棵想要飛行的種子,不斷的發芽成長,進而朝向目標,實現她心中的浪漫飛行夢。
首位幻象戰機女飛官蔣青樺,今年25歲,目前總飛行時數約200多小時,其中,幻象飛行時數40多小時。蔣青樺說,自己家就住在機場附近,每天都可以看到飛機起降,「地面上車子很多,但能飛上天的飛機真的很有限」,所以從小就有著小小飛行夢;且大部分民航機都是走制式航線,但飛戰鬥機能在空中自我操控,做出想做的動作。
「看到幻象在地面上的線條,還有在空中轉彎、加速的各個動作都很浪漫,我覺得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談到挑上法國製幻象戰機,蔣青樺指出,幻象為三角翼,從外表就可以分辨出不一樣,是三型主力戰機中最特別的飛機,且從前在官校營區開放時,就覺得幻象戰機是最優雅、美麗的戰機。
「學飛行的過程是相當辛苦的,撐不過去的時候,同學間的鼓勵更顯得重要了。」回憶受訓過程,蔣青樺說,相當辛苦,相信每位飛行員心中一定都有覺得煎熬、身心壓力過大,感到疲累的時候,這時身邊的同學就很重要,大家遇到困難會互相詢問、幫忙,也會一起分擔公差,讓對方專心準備飛行,接受一關一關的挑戰,度過最艱苦的時候。
未來會不會成為幻象單機性能展示的飛行官,蔣青樺說看上級長官怎麼安排,自己並不排斥,「追求卓越,迎接挑戰,是我單位的隊訓。」
談及擔任戰鬥機飛行員壓力會不會很大?蔣青樺表示,不管是自己或教官的要求都是壓力,至於體能上會不會感覺壓力很大?蔣青樺說,每個人感覺不同,要自己去克服。做好最好的自己。對於首位幻象女飛官的稱號,她說保持謙虛低調就可以,自己的自信與態度很重要,她會持續努力,更感謝大家的支持。
蔣青樺說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飛行經驗,就是首次單飛幻象的那個科次。那時候,飛機上就是只有她一個人,沒有後座教官指導的聲音,飛機裡面只有發動機的聲音,還有無線電教官的指示。當時,她
才真的覺得這架飛機是自己在操控,她是真的完成她當時對自己的一個期許。蔣青樺笑說,雖然飛行很浪漫,但因為飛行、降落等多個動作的機上程序相當複雜,第一次上飛機難掩緊張,「完全忘記夢想這件事」,但真正飛向天空時,心中的那份激動難以言喻。
追夢的過程,蔣青樺的父母親也扮演重要的角色。她說,母親在眷村出生長大,時常會聽到有人來眷村「報消息(殉職)」,媽媽得知她立志要當飛官時,難掩心中的緊張與不安,但仍給予支持,因此最要感謝的人,就是她的父母。
蔣青樺笑稱,現在媽媽只要看到空中有戰機飛過,就會透過通訊軟體問她,「妳今天有飛嗎,剛剛那是妳嗎?」這時她就會沒好氣地回應,「不是每一架戰機都是妳的女兒好嗎!」。
若說人生夢想的路上波詭雲譎,如行走叢林深山,一路驚疑不定,那麼堅定的意志便如相隨的溪水,細水長流,聯繫著遠方的目標與腳下的實際,人生路上,總是在追尋一個美麗的願景,堅持便是構成一切的基本元素,學會堅持,是人生的重要課題,也是F-16戰機飛行員蔣惠宇努力信守的信念。
「可以自由自在在天空翱翔,是件讓人很動容且驕傲的事情。」「要飛就飛最好的,因此選了戰機!」出身軍人家庭的蔣惠宇直率地表示,平時喜歡自我挑戰,當戰鬥機飛行員是自己想完成的夢想,念官校時常看到三型主力戰機展示,能完成夢想很開心。
蔣惠宇家住高雄,父親和哥哥也都是軍人,飛行總時數360小時,F16戰機的飛行時數約100小時,許多的戰機為了減輕飛行員的負荷,將任務功能由電腦負責辨識分類簡化操作。但是,F-16的設計並不是以電腦來替飛行員做決策,目前進入新課目是三架飛機空戰運動,她說,受訓過程中男生、女生的差別其實並不大,也都會犯錯,要靠的是個人意志力,「有沒有真的想做這件事比較重要」,「自己經常不分晝夜有時間就和同學模擬練習,討論,甚至連走路,
吃飯都在模擬」,飛行無捷徑,只能一步步的學習成長,在每次的訓練中,記取經驗,不斷精進。
飛行時,飛行員一定要能掌握飛行的狀態,因此就必須要從飛行的儀表或是抬頭顯示器獲得這些數據,才能成為操作的依據。蔣惠宇形容F-16戰機很強壯,因為他可以達到九個G,然後還可以繼續加速,推力跟升力都是很棒的戰機,而為達成抗G力標準,則必須嚴格自我要求,多做一點重量訓練。蔣惠宇表示每天會花至少一小時實施重訓,每週會有一天實施有氧運動,體能與肌耐力也只能靠自己慢慢鍛鍊了。
有句俗語是這樣說的「夢想是用來奮鬥的,幻想是用來破滅的,有夢的人才有遠方,也只有有夢的人才會成就這世間的奇蹟,只有有夢的人才會點燃一個又一個希望與輝煌。」蔣惠宇也這樣認為,她說,駕駛F-16讓她理解到「只要努力、堅持就能完成夢想」,「每一個科目都要全力以赴,每一批飛行都要當成第一次飛行來準備。」未來仍會持續訓練精進各項專業技術,除了挑戰自己,也朝保護家園、捍衛領空目標邁進。

飛向藍天不簡單~
成為飛官真的不簡單~很多人都有飛行夢,夢想長大成人之後,要開著戰機飛向藍天,守護家園,但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夠通過重重難關,跨越門檻成為飛行員,如願掛上飛鷹胸章,真正翱翔天際。目前國軍飛行員的人力來源,是來自空軍官校正期學生,另外就是飛行常備軍官班這兩種班隊。
要成為合格飛行員,除了最基本的視力要佳之外,還需經過航空生理、求生、基本組、高級組等不同種類和內容的訓練和考核。從空軍官校求學時期的單純飛行,到換訓後開始接觸到敵情的掌握與僚機的合作。除了身體,心靈的抗壓性要足夠,更要對環境的快速變化,無時無刻的保持警覺。
第一階段會進行為期半年的「基本飛行訓練」,在這段時間內,飛行學員會接受基礎飛行訓練,並依照受訓期間的身體狀況、整體成績、個人意願選擇「戰鬥」或是「空運」的路線,繼續接受下階段飛行訓練。
第二階段同樣需半年來完成高階訓練,符合條件,選擇飛戰鬥機的學員,完訓後會前往臺東志航基地,接受F-5型機的換裝訓練,繼續研習更高深的戰鬥技巧,完訓後才能成為空軍三型主力戰機的飛行員,或留在志航基地擔任換訓教官,培育更多飛行員。
女性飛行員要駕駛難度更高、體能負荷更大的新一代戰鬥機,一直都是難以跨越的挑戰,要接受嚴苛的挑戰之前,必須先完成T-34、AT-3教練機及F-5戰機的訓練。一般而言,空軍女飛官多半擔任S-2T反潛機、P-3C反潛機、C-130H運輸機、福克專機等慢速機的飛行員,或往S-70C救護直升機發展,陸軍也有女性飛行AH-64E阿帕契直升機及OH-58D戰搜直升機等旋翼機,能擠入空軍官校戰鬥組,取得戰機飛行員駕駛資格的女性寥寥無幾。
而F-5型機有著AT-3型機沒有的後燃器,有後燃器的操作經驗,體會開啟時的「貼背感」,對戰機飛行員來說非常重要,所以仍是非常重要的訓練環節。此外,即便完成F-5型機的換訓課程,還要經過離心機的測驗,必需在15秒內對抗高達9G的G力而不昏厥,無論男女都是非常重的身體負荷,這個考驗也是能否成為主力戰機飛行員的一道障礙,跨不過去就無法如願加入。
所以每當外界在檢視女飛官時,生理條件不若男性的狀況下,能否有效勝任飛行任務,便成為質疑的地方,這也更加凸顯范宜鈴、蔣青樺、蔣惠宇能夠順利通過並擔當戰備任務,相當不簡單。
帶飛教官蔡清雲中校在接受媒體訪問的時候表示,飛行員是為了作戰才做訓練,飛行過程中犯錯在所難免,因此每一次下飛機後的任務歸詢相當重要,透過歸詢檢討在空中的每個動作,確保飛航安全,精進飛行技巧;蔡清雲也說,無論男女都會有遇到困難的時候,這時
幹部就扮演重要的角色,適時關心、了解學員狀況,協助學員走出低潮。
另一位帶飛教官吳邦彥中校也指出,國軍目前相當重視兩性平權,以往擔心女性的身體與體力無法負荷高G力的飛行,因此只有執行慢速機型的飛行任務,如今隨著首批次的女性飛行員成功的「飛出來」,對空軍,對我們帶飛的教官以及地勤人員們,都是一項很令人振奮與驕傲的事情。「我會以我飛行的經驗,多與她分享,希望在面對新科目時,能夠快速地學習,進入狀況,青出於藍,因此才能肆應未來戰場可能的景況。」


成就永無盡頭~
過去沒有女性擔任過戰鬥機飛官,女性飛行官要駕駛難度更高的新一代戰鬥機,體能與身心狀態負荷很大,隨著首批女飛行員范宜鈴、蔣青樺、蔣惠宇的出列,她們求學,飛行訓練一路以來的心路歷程,相信會激勵更多女性追求挑戰,加入捍衛領空的行列。
下午兩點鐘,天空高掛著炙熱的太陽,地面停放著蓄勢待發的戰機,發動機噴發的熱氣流,讓大坪更顯高溫,范宜鈴、蔣青樺、蔣惠宇在地勤人員的協助下,已整裝完畢,實施完360度飛行前檢查,待命起飛,在與塔台實施通聯,取得放飛的指令後,她們依序滑出大坪,隨著戰機緩緩滑向跑道頭,帶起,拉升,飛向藍天,也不斷造就新的里程碑~
戰機加速馳離跑道飛上天空迎向陽光,全開的後燃器在強大的推力下,噴灑一道火光,尾焰快速升空,慢慢消失在雲端,這群留下歷史鏡頭的女飛官們,仍在持續進行訓練,盡心盡力的寫下一篇篇捍衛領空的動人詩章。

更新日期:108/5/22  點閱次數:468
上一頁 回頂端 友善列印
© 國防部政治作戰局 / 網站隱私權政策 / 網站安全政策宣告 /網站資料開放宣告網站管理員信箱 /
10462 臺北市中山區北安路409號 總機電話(代表號):(02)2311-6117 分機:636650~4 國軍人員申訴專線:1985
星期一~星期五 早上08:00~下午17:00 最佳瀏覽環境:螢幕解析度1024X768以上
國防部政治作戰局版權所有 © 2016.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