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    現在位置: 首頁 »全民國防教育 »真情故事

真情故事

【真情故事】重新找回父親的印象

文宣心戰處上稿日期:107/09/04

父親這個角色,或許對大家來說再熟悉不過,但是對於我來說,卻只是小時候的回憶,長大後「他」陌生了許多。
  直到大學的某一年,一輩子忘不了那個晚上,當時我買了好多夜市的美食,準備回到宿舍好好慶祝放寒假這件事,我用野餐的方式陳列所有東西,突然間手機響了,上面顯示是媽媽的號碼,接聽起來,另一頭卻是微弱的啜泣聲:「妹妹,妳要冷靜聽我說,爸爸摔倒了,現在在手術室,妳慢慢騎車回來就好。」當下我很淡定地結束通話,心裡開始產生疑問:怎麼摔的?摔到進手術室?在騎車直奔醫院的途中,只知道錢是必備的,途中不忘去提款機將自己所有的積蓄都領出來,沒有多餘的思考,也不知道一路上是紅燈還是綠燈,就這樣到了醫院的手術室。
  在那兒候著的是,已經面容憔悴、眼睛哭紅腫的媽媽和年邁的奶奶,因為時間很晚了,我催促奶奶先回家休息,回頭聽媽媽描述事情經過。原來爸爸是因為要貼字,不小心從二樓摔下來,送進醫院時,血壓一度低落至三十,有沒有生命危險不知道,一切訊息都得等那扇門的開啟……。當手術室門開啟時,已是凌晨三點多,護士輕喊著:「手術目前很順利,雙大股骨折的部分先用外支架固定,生命指數雖然低迷但是有回穩,等麻醉退後,會先送至加護病房觀察。」聆聽這段話時還懵懵懂懂,只知道爸爸有被救回來。
  等爸爸的麻醉退後,我走進恢復室,看著壯碩的爸爸大字形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沒有任何血色,我緊握著爸爸粗糙又冰冷的手掌,告訴他:「沒事了!我在這。」無法多作言語的父親,只用眼淚回應我、用眨眼來回答我。出了恢復室沒有過多的力氣,直接癱坐在冰冷的大理石矮牆,我終於哭了,哭倒在媽媽的懷裡,那個夜晚差一點就失去父親……。
  隔天早上,醫生安排爸爸轉進加護病房,當病床被送到加護病房的門口,又迫使我們父女再度分離,這又是另一段未知的等待。和護士確認會面時間後,與媽媽輪流回家盥洗,順道整理爸爸簡便的行李,因為我們都不知道,這一住要多久才能出院。幾天後,爸爸生命跡象確定回穩並轉到一般病房,爸爸帶著一部維持器,有時穩定、有時嗶嗶嗶叫,每次叫的時候護士都跑過來呼喊爸爸的名字,深怕一不小心就有危險。
  爸爸很努力也很勇敢,每當我臉上布滿著擔心時,爸爸總會露出安然的笑容。在爸爸身旁陪伴了好幾天後,他的狀況恢復得很好,已經可以拔管了,不過就在那個當下,我眼前的白幕漸漸地掛上黑幕,最後聽到的聲音是「妹妹……妹妹……」,當我眼睛再睜開時,換我躺在床上,看著四周無人,以為來到另一個世界,已經沒有力氣拔下臉上的氧氣罩,再度合上眼睛享受這純氧的感覺。
  不見天日的日子就這樣過了十八天,病房裡來來去去的鄰居,唯一不變的就是我和爸爸兩個人,我們父女倆也在這段時間找回屬於彼此的熟悉。
  出院後有著一段很艱辛的復健之路,我陪著爸爸一步一步重新學會走路,親手照料爸爸雙腿上的多處傷疤。與鬼門關擦身而過的爸爸,少了嚴肅、多了和藹,爸爸的角色在此刻多了一份熟悉感。對於這一段過去,雖然我不太願意回憶,它也讓我與爸爸找回彼此的過去。

文/王玉婷 奮鬥月刊(期數:779 )
  (作者為陸軍第八軍團中尉)

更新日期:107/9/10  點閱次數:38
上一頁 回頂端 友善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