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

心理健康主題館

【心輔DIY】飛彈連 心貼心

國防部心理衛生中心上稿日期:108/04/09

從軍的人,都有一段屬於自己的故事。有些故事被帶著進入部隊,續寫篇章;有些故事則從入伍的那一刻開始書寫。你我的軍旅生涯不盡相同,彼此卻因為這條路上,曾有過的陪伴而精采。
  六一三營第一連早期位於宜蘭蘇澳的某座山上,能鳥瞰整個蘇澳港;近年則搬遷至宜蘭某座山腳下,有著依山傍水的清幽景色。在人員的組成上,因為有許多來自於宜蘭、花蓮的原住民同袍,所以整個連上常有爽朗的笑聲,以及各式的玩笑話,好不歡樂。
  在單位中,有許多深藏不露的人物,像是有位上士的自信心可比天高,總能在全體官兵前侃侃而談,任何故事從他嘴裡說出來,彷彿真有其事,卻總在他自己的噗哧一笑中,發現原來只是個故事。
  另一位上士則常與弟兄分享,自己人生一路走過來的點點滴滴,字字肺腑,只希望能透過這些前人走過的經驗,提供給小老弟們參考,避免走上冤枉路。
  一位剛到部不久的小女生,大學時曾考取赴日本交換學生的機會,卻因家庭因素不得不放棄,如今進入部隊服務,期盼未來能有繼續進修學習的機會。一位下士的女兒剛出生,平常開朗樂觀的他,卻已經在擔心未來女兒出嫁,自己會多麼不捨。
  這些發生在你我身邊的故事,彷彿再平常不過的日常,卻是每個人生命中相當重要的片段。這些故事,因為我們在同一個單位服務而共享;這些人,因為我們在同一個單位服務而結識,成為了好朋友,即便日後調離現職,緣分依舊延續。
  身為他們輔導長的我,總以為輔導陪伴大家是我的天經地義,然而,直到調職前的那一刻,我才發現,輔導從來不是單向做工,而是雙向互動而成,在過程中,自己也得到恢復與治療的感受。
  擔任輔導職位的我們,也有著自己的生命故事,或許這些曾經的傷口看似結痂,卻還是隱隱作痛,在名為「輔導」的互動過程中發現,自己的話語帶給了他們力量,無形中也反饋到自己身上,並且透過他們的回應而療癒了自己。
  輔導的過程,自己會受傷嗎?老實說,並不是每一次的全心全意,都會換得正向回饋,畢竟每一個需要治癒的傷口,總是需要時間,每一個傷口也不一定能一次解決,而是需要長期積累。所以,更要放寬心看待每個陪伴過程,確定自己在過程中是否問心無愧。
  現在的我,已不是他們的輔導長,卻更像換了個身分與大家當朋友,有時聽聽他們的抱怨,有時關心一下大家過得好不好,更懷念與大家嘻笑打鬧的生活。我的記憶永遠停留在歡送會的那一晚,自己哭得唏哩花啦,我知道,是因為不捨彼此曾有過的情誼;是因為說再見之後,不知道下次再見是什麼時候;是因為身為輔導長的我,身上也有傷口,因為你們大家而開始癒合了。
  每個人都在軍中寫著自己的故事,無論是續寫或是新篇章,感謝一路上曾經陪伴彼此的我們,飛彈軍旅,我們心貼著心。

文/盧琮林   (作者為空軍氣象聯隊上尉)

本文出自奮鬥月刊(期數:786 )

更新日期:108/4/9  點閱次數:132
上一頁 回頂端 友善列印